我的黑丝韵母

我的黑丝韵母

正犹酿酒不发,过时而成酸味也。忽患脑疼,日增其肿,名医治之皆不愈。

剃后,以杏仁三枚,去皮尖研碎。一灵虚窍,动为所塞。

殊不知人禀有虚实,病感有浅深。小儿中者,证与大人无异。

患者不乐,服药无效,遂送归。 凡邦之有疾病者,疡者造焉,则使医分而治之。

名各皆有深意,后人合宜则用,稍为增减出入,无不应者。 樵谈有曰∶杀人者死,法也。

屈伸不能,行则偻俯,筋将惫矣。 青为肝,赤为心,白为肺,黄为脾,黑为肾。

Leave a Reply